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107节  

2011-09-09 07:18:17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《裸体女人肖像》

 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

作者:高玉磊骑着猪狂奔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原文地址: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 - 心问 -          整理:心问

日期:2011-09-08 22:46:36            

开车接陈小莉的是段光明。陈小莉上了车,段光明给楼上的秦所长打了个手势,就掉头开出了大门。

“真没想到啊,竟然是段光明。”杨守志说。

“这有啥,可能是段队找她去查案子。”我说。

“感觉不像,我还从没看到过段队西装革履的呢!你看他红光满面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。”杨守志说。

“瞎操那个心干啥?”说着我出来办公室。

我走到大门口,朝路上望去,段队的车已经看不到了。所里的一辆警车停下,一个十八九岁的男青年下了车,后面跟着李之鸣。那个男的油头粉面,嘴里叼着烟,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。

“看什么看?”他冲我说道。

“看你了又怎么样!龟孙子!”我着他说道。

“我草,你骂敢我。”说着握着拳头就要打。

李之鸣在后面一把拽住他,说,“他是警察。”

“警察怎么了?不就是条狗吗!我妈还是市长呢!”那个男的瞪着眼。

“我草你妈。”我上去就是一巴掌,打在他的脸上。

“你他娘的找死啊!”说着他就要冲过来。李之鸣在后面拽住了他两个胳膊。我上去用力踢了两脚,他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,他一边呻吟一边抬起头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狗杂种,等着瞧吧,有你好看的。”

“麻辣隔壁的!”我上前去,照着他的肚子又踢了一脚。

秦所长走过来,说,“这是大门口啊,赶快把他拖屋里去。”

杨守志和李之鸣像脱死狗一样把他拖进来屋里。  

我去了洗手间洗了脸。进了办公室,看到秦所长站在窗前沉思着,李之鸣闷头抽着烟,也不说话。

“他是干什么的?”我问。

“ 全拼,你打他干什么呀?”秦所长转过身子说。

“他骂我。”我说。

“你这是闯祸了,你知道他是谁的孩子吗?”秦所长问。

“谁的孩子?”杨守志问。

“卢副市长的公子。”秦所长说,“这小子还没进门,上面就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?你把他从哪弄来的?”我问李之鸣。

“这个姓卢的小子开着宝马车把人撞伤了。撞伤了人,还口出狂言,群众围观堵路。接到报警,我就把他带到所里,还没进门呢,不过,这小子真是该揍。”李之鸣说。

“唉!问题是他妈是副市长,上面还专门打了招呼让我照看一下,这好了,人却被打了。”秦所长说。

“那怎么办?要不把我也抓起来?”我气冲冲地说。

秦所长看了我一眼,甩了一下胳膊,扭头就走了。

我坐在沙发上,长长地吐了一口气。摸了摸口袋,烟抽完了。我起身去买烟。

走到所对面的小卖部买了烟后,感觉肚子有点饿,就到旁边的拉面馆去吃面。我吃着面琢磨着刚才打架的事,最多道个谦不就完了吗?多大的事?秦所长这么紧张干啥?  

这时,传来汽车刺耳的刹车声,并且是一声接一声地,我朝窗外看去,所门口停下七八辆小车和面包车,从车上下了很多人,手里操着棍棒。我急忙掏出手机,打给杨守志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我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杨守志说。这时,手机里隐约可以听到有人在喊,交出打人的警察。

“是不是找我的?”我问。

“看情况是的,你千万别来所里。有什么情况,我给你电话。”说着杨守志挂了电话。

看来事情闹大了,这小子也太猖狂了,竟然喊人来派出所闹事。我继续吃着我的面。过了一会,我看到所门口又停了很多车,包括这拉面馆的门口也都停满了车,看上去最少有100多人。

我吃完面,把枪放在裤兜里,我在一群人后面跟着。

到了所门前的马路上,我看到秦所长站着二楼上大声地说,“这是一场误会,大家回去吧。”

“误会你奶奶的,那个警察把我打成这样子。”那个姓卢的小子叫到。

“交出打人的警察!”有人喊道。

“那个警察出去了,不在所里。”秦所长说。

“骗人的,刚才那个人还在这里。”姓卢的小子说道。

“不交出打人的警察,就把你们派出所砸了。”有人继续喊。

“他真的不在所里。”秦所长说

“弟兄们,我们去搜查!”有人说。

很多人手持铁棍就进了办公室,就听到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。他们一边搜索着,一边打砸着。

我悄悄回到了面馆。杨守志打来了电话。

“全拼,你千万别出来,他们是一伙暴民。”

“怎么办?通知上面了吗?”我问。

“我刚打了电话,派人增援,他们人太多了。”杨守志说。

打砸声持续了有十分钟,街面上没有什么动静,增援的人怎么还没来呢?我看到陆续有歹徒从派出所出来,上了车,只用了两三分钟,这伙人就跑了。

我进了所大门,增援的警察才赶到。

姓卢的那小子已经被那伙人接走了。整个派出所一片狼藉,好在没有警察受伤。王局站在院子里一言不发,沉默了一会,把秦所长招进了办公室,过一会,又喊我进去。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王局长听我说完后,走出了办公室,他背着手站在院子里扫视着四围,手持枪械的警察们默默地站着等他发话。王局长挥着手臂说,“打砸排出所,这还了得,不论他娘的是市长,还是省长,凡是参与打砸的人全部抓捕!”   

夜里抓了三十多人,姓卢的那小子也抓了回来,连夜审讯。第二天下午,局里就下发文件,我被撤职了。可怜,从任职到撤职,我只干了六天,还不到一个星期,这也破了本市公检法系统最快撤职记录。  

马谊军似乎人间蒸发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,监视他住所的人也已经撤了。晚上开车送陈小莉回家,我突然想去马谊军的家里看看。

“怎么还要去他家呢?”陈小莉问。

“我有预感他会躲在家里。”我说。

“不可能吧,他家已经搜查过几次了,还有在他家门口已经安装了监视器,他只要是一回家,就会被发现。”陈小莉说。

“你要不去,我就去了。”我说。

“好不,跟你转一圈吧。”

“对了,小莉,那天段光明接你去干什么?”我问。

“你猜?”陈小莉说。

“说吧,到底你们搞什么名堂?”我有些不耐烦。

“去给一个朋友过生日,这个过生日的朋友是我的大学女同学,她和段光明也很熟,就这样约好了一起去的。”陈小莉说。

“段光明这个人怎么样?”我问。

“不错啊,这个人很开朗,人长得也不错,说话幽默,人也沉稳,是女孩子比较喜欢的那种。”陈小莉说。

“他这个人很阴险,你不觉得吗?”我说。

“我也这么想过,尤其是孟天城那个案子,但接触他以后,感觉他这个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,很阳光,并且很有正义感。”

“你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。”我说。

“我不要被你迷惑就行了!”陈小莉笑着说。

“你最好少和他接触。”我说。

“怎么了?吃醋了?”陈小莉说。

“我怎么会吃醋?”

“没吃醋就好,段队说明天晚上要请我吃饭。”

“你去吗?”

“我当然去了,领导请吃饭怎么能不去呢?”

我看了她一眼,然后看着车窗上闪烁的霓虹灯。难道段光明看上了陈小莉?陈小莉会爱上他吗?

到了马谊军的家,停下车后,我看了看对面的监视器,扬了一下手。  马谊军家住的是平房,老房子,高门大院那种,过去是有钱人住的,后来收归国有了,只是原来的院子已经被拆了。三间屋外加一个凸出来的厨房。我进了马谊军的卧室,开亮了灯。卧室里很干净,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,一看就知道睡觉的人是当过兵的。桌子上有个相片镜框,是空白的,没有放相片。

我到厨房去查看,厨房里没有灯。我摁亮手电,里面有七八个平房米左右,锅碗筷散落一地,灶台上有老鼠屎。

一个半人高的橱柜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土,土上也有老鼠屎。柜子挨着墙角的地方有一个巴掌大蜘蛛网。蜘蛛网搭着墙和柜子。我捡起地上一根筷子,用筷子挑了一下蜘蛛网,一阵风吹来,我突然感觉有些异样。    

 

点击下图回目录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