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108节  

2011-09-11 08:24:00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《裸体女人肖像》

 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

作者:高玉磊骑着猪狂奔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原文地址: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 - 心问 -          整理:心问

日期:2011-09-10 00:06:13          

  

  

柜角和墙壁的缝隙处隐约有一丝光。我俯身把柜门轻轻打开,用手抠了一下柜底板,发现柜底板松动了,我拉了一下,木板滑向一边,伸出了柜子.地面露了出来,隐约可见墙角有一道长长的缝隙。招呼陈小莉轻轻把柜子移开后,我轻轻敲了敲地面,感觉地面是空的。

突然我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我回头一看,是段光明带着几个刑警赶过来,我把手指放在嘴边,示意他们不要说话,然后要求他们都把手电筒关上。

屋里顿时黑了,墙角闪现出一道长长的微弱光线。我手摸索着地面,找到了暗槽处,这显然是一个木板。我用手去拉,但没有拉动。忽然,那道光线没有了。段光明示意手下的人去拿工具,过了一会用人拿来了撬棍。

段光明拿过撬棍别了一下,撬棍打滑,他直接砸向那块木板,很快那木板被砸烂了,露出一个大窟窿,下面是一个木梯子。

我用手电照下去,一间地下室呈现在我们面前。手电再朝里面照,我看到了一张阴森的脸。显然这是马谊军。

马谊军坐在床边一动也不动地向上看着我们。

“马谊军,你上来!”段光明呵斥道。

马谊军还是坐在那一动也不动。段光明掏出手枪看了我一眼,接着探身从梯子上下去,我紧跟着也下来。

“你是马谊军吗?”段光明问。

“我是。”马谊军说。

“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抓你吗?”

“知道,我就等着这一天呢!”马友谊军说完笑了笑。他的笑像半死不活的猫头鹰的叫声。

“马谊军,你把灯打开。”段光明说。

马谊军很配合地拧亮床头的台灯,屋里一下敞亮了很多。这间地下室有十多平方米大。一面墙壁是砖垒的书柜,上面放满了碟片,看上去有上千张碟片,有一层摞满了各种牌子的方便面。水泥做的柜子上放着电视机和DVD机。

沙发的旁边有一扇网状的门,我打开后,发现是一个四五米长,两米左右宽的通道,侧面是厕所,通道最上面是一个个小洞,估计是通风口,最里面是一台机器,接着粗大的塑料管,显然这是一台抽风机。这是过去大户人家挖到地下室,马谊军又装饰了一下。点想不明白的是,这么大的抽风机,他是怎么搬下去的。

马谊军看上去要比相片上瘦一些,戴上手铐后,他仔细看了一下手铐,似乎很好奇。  

出了他的家门,马谊军回头看了一眼,似乎他已经知道自己永远也回不来了。段队长让陈小莉先回了家。我就跟随段队他们回局里审讯马谊军。  

马谊军对最近发生的两起杀人强奸案供认不讳,他的叙述很流畅,语速不紧不慢,像早已经背好的功课,然后再背给老师听一样。他还交代了早年六起强奸杀人案,五起入市抢劫,其中杀死三人,强奸一人,共计抢去现金58万元。这显然是一个杀人恶魔。  

“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马谊军平静地说。

“还有没有其他案子?”段光明问。

“没有了?有的话我肯定说了,反正结果都是枪毙。”马谊军说。

“好,明天带你去指认现场。”段光明说。

“还指认什么?那么麻烦干什么,都是我干的,有什么好指认的。”

“这是例行公事,必须做的。”段光明说。

“如果那地方拆迁了怎么指认?”马谊军说。

“什么地方拆迁了?”

“开门街那地方不是拆迁了吗?”马谊军说。

“你也在开明街作案了?”段光明说。

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?”马谊军吃惊的问。

“你没说!”段光明拿起记录本看了一眼。

“没说?那这个案子要说一下,那个女孩挺漂亮的,这个是十年前的事了,夜里他男朋友送她回家,我正巧从小区里出来,她男朋友送她到小区门口就走了。我就尾随上去,进了他的屋后,把她强奸后杀了。没想到啊,两个月后,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消息,说那个我做的案子破了,凶手居然被押赴刑场枪毙了,你说好笑不好笑!这应该叫草菅人命吧!”马谊军说完大笑了起来,他那疤痕脸笑起来,有些恐怖。

“你在报纸上看到凶手叫什么名字?那是什么小区?”我问。

“名字我记不起来了,小区是糖果厂宿舍小区啊,对了,杀人凶手是那女的男朋友,好像是一家机械厂的技术员,他那个厂我知道,离我舅舅住的地方不远。”马谊军说。

“行,就到这吧。”段光明站起来说。

我看了一眼段光明,发现他额头上有汗珠滚下来。马谊军说的这个案子的时间、地址和凶手身份和职业等完全吻合孟天城的案子。孟天城看来真是被冤杀了,段光明很可能涉嫌刑讯逼供了。

我出了办公室,段光明突然拍了我一下肩膀,说,“全拼,要不要我开车送你。”

“段队,你忘了,我是开车来的。”

我朝段光明扬了一下手算是告别,走的时候,我感觉到段光明的目光一直盯着我的后背。        

 

点击下图回目录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