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100节  

2011-08-25 05:52:35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《裸体女人肖像》

 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

作者:高玉磊骑着猪狂奔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原文地址: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 - 心问 -          整理:心问

作者日期:2011-08-25 01:05:41       

 

“变态吧!”我说。

“现在变态的人越来越多了,唉!”陈小莉说。

“你这么说,我倒是想起一个案子了,十年前的悬案,就在这北街小区的围墙外出了人命案。”我说。

“什么人命案?”

“一个晨练的老太太在这个小区的围墙外面发现了一个塑料袋,里面有一只女人的脚,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。袋子里还有一些牙齿和一个头骨。”我说。

“这么可怕,过去也有这样变态的案子?破了吗?”

“还没有破,这个案子没有人报案,一个女人死了,无声无息的,而凶手逍遥法外。”

“会不会是昨天夜里强奸杀人的这个凶手呢?”陈小莉问。

“看起来不太像。”

“唉,女人是弱者啊,成了男人发泄的工具了,想强奸就强奸,想杀就杀。”陈小莉说。

“不过,我觉得有些女人很神秘,或者说很诡异。”

“诡异?有什么诡异的?”

“我遇到过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叫肖娅,来我们所报案,那时你好没来呢,那个女人说她自己每天做梦,都梦到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刷墙,然后沾着脖子上的血再接着刷墙。我就跟着这个女人去了她家。”

“你去了她家?是不是那个女的长得很漂亮?”陈小莉笑了。

“还行吧,反正不难看,我那时候总是失眠,我就想换个环境看看,能不能治我的失眠,还真奇了,我倒头就睡了个天昏地暗的,那一觉睡得很舒坦,也没梦到什么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这个叫肖娅的女人做好了饭菜,留我在她家吃饭,我也没客气,就吃了。她很会做饭,饭菜挺香的。”

“然后,你们就一起睡了?”陈小莉问。

“没睡,我吃完饭就走了,后来我又去过一趟她家,她对我还是很热情,临走的时候,我记得她说过一句话,我印象很深,她说,茫茫草原上从来都没有鹰,你看到的,只不过是一些人的影子,倒映在天空上。”

“你是在编小说吧。”陈小莉说。

“是啊,我是不是在编小说啊,我也怀疑自己在编小说,但后面的事情简直超出了我的想象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后来,我给这个叫肖娅的女人打电话,发现电话号码是空号,我又去电信局去查,电信局的人说,根本就没这个号码。”

“你是不是记错号码了?”陈小莉问。

“没有啊,我手机里现在还有她给我的短信,你还记得吧,上一次我们两人在湖边假装谈恋爱,她就给我发来了短信。我找给你看看。”

“别找了,我对虚构的事情,没什么兴趣。”陈小莉说。

“别,不是虚构,还有更离奇的,对面住了一个老太太对我说,那房子两年都没有人住了。”

“鬼故事,全拼,你是不是想吓唬我,然后,我一害怕就朝你怀里钻,你这个方法也太老套了吧,再说老套一点也没啥,你看看我们现在在干啥。”

“绝对不是鬼故事,我的亲身经历,你听我说,夜里我又去了她家,我撬开了她的屋门,进去后感觉这房子好像真没有人住啊,桌子上,床上都是灰尘,镜子上也是灰尘,我还在镜子上写了两个字,就是这个女人的名字,肖娅。你要是不信的话,我可以带你去那房子看看。”

陈小莉忽然站起来,说,“全拼,你搞什么名堂?行,看你编得那么辛苦,哪天你带我去看看吧!”

这时,我的手机震动了,是门卫发来的短信:来了。

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走了过来。我把头靠着陈小莉的肩膀,看着天空。

女人走了过去。

“你真行啊,郑大所长,是不是当官了,就无所顾忌了。”陈小莉说。

“我这不是装作谈恋爱吗?”

“行了,我们抓紧跟上去吧。”陈小莉说。  

这个叫葛琴的女子刚打开房门,我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。

女人有些被吓住了。我出示了警察证件。

“你们找我干什么?”葛琴问道。

进了屋后,我就把昨天晚上的命案,以及发现嫌疑人进了她家的情况介绍了一下。

“他不可能是杀人犯!”葛琴颤抖着说。

“他叫什么名字?多大年龄?是做什么职业的?”我问。

“他叫马谊军,年龄他没给我说,他只说自己是70后的,职业?他说自己是公务员。”葛琴说。

“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陈小莉问。

“去年的时候,我离婚了,一时想不开跳河,是他救了我。”

“他脸上是不是有伤疤?平时是不是都带着口罩?”我问。

“是的,他脸上有两道伤疤,他说是从前被老婆抓的。”

“昨天夜里他脸上是不是也有抓痕?”

“是的,他说和老婆打架了,脸被老婆用指甲划破了。”葛琴说。

“你和他有性关系吧?”我问。

“算是吧!”葛琴低下了头。

“昨天夜里他来你家的时候,和你发生关系了吗?”我问。

葛琴点了点头,说,“他如果是强奸犯,怎么会跑到我这,接着跟我做这个呢?,我真得不相信他是个杀人犯。”

“我们现在已经有确凿的证据,证明马谊军是杀人凶手,他是个杀人狂,如果不抓住他,他还会继续杀人的,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工作,你现在必须给他打电话,让他到你家里来。还有,许多强奸犯都是性亢奋者,他们的性欲是超常的。”我说。

“好吧,我给他打电话。”葛琴说。

“等一下,这样吧,你带我们去找马谊军吧,你知道他住的地方吧!”我说。

“他住哪?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“好吧,那你打电话吧。”我说。

葛琴拨通了电话。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。

“谊军,你来吧,我想你了。”葛琴说。

“明天晚上再去你那吧!”马谊军说。

“来吧,我穿那条孔雀蓝的旗袍等你。”葛琴说。

“现在是几点了?”马谊军问。

“我要看一下手表,”葛琴低头看了一下表,说,“10点20分吧,不对,错了,现在才7点多。”葛琴说。

“行,那我就10点20分到你那吧!”马谊军说

“好,你要准时到啊!”葛琴说。

电话挂断了后,葛秦看了陈小莉一眼,说,“你们等一下,我给你们倒水去。”葛琴说着进了厨房。

我踱着步,低头思索着刚才他们的对话。

“想什么呢?”陈小莉问。

“不好,出问题了。”我低声说道。          

点击下图回目录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