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9节  

2011-07-17 23:38:53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
我走得时候,肖娅似乎有些恋恋不舍。我走了很远了,她还没有进屋,我回头,她给摆了摆手。这女人是不是疯了,我心想。上了车,我拨了老王的电话。王队已经在和平小区张燕的家里了。
  到了张燕的家,我看到杨守志和管虎也在。
  “有什么新发现?”我问。

  “还没有什么发现。”王队说。
  “我突然有了想法了。”我说。
  “什么想法?”杨守志问。
  “就是昨天夜里,我在窗口看到凶手后,然后,我们去追,到了楼下,我看到小区的后门外有个男子,接着我们就追了过去是吧,”我说。
  “对呀,我也看到了,”王队说。
  “有些不对劲?”我说。
  日期:2011-05-17 16:03:19
  “有什么不对劲?”王队问。
  “这楼下的马路是直接对着小区的大门吧?”我说。
  “是的。”老王说。

  “你们看,这条路可不短,凶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出大门吗?”我问。
  “对呀。”杨守志说。
  “这样吧,我们来模拟一下昨天夜里的情景,管虎,你去在楼下扮演凶手,我在窗台扬手后,你就拼命的朝小区后门跑。”我说。
  “好,管虎你下楼,跑出大门50米的地方再停下来。”王队说。
  “不,王队,我跑下楼后,看到管虎后,我就大喊他的名字,然后他立刻停下来站在那就行了。”我说。

  管虎到了昨天夜里我看到凶手的位置,我打开窗户,然后朝管虎扬了一下手,看到他跑起来后,我示意老王和杨守志。张燕家住四楼,跑到马路边,不需要花太长的时间。
  和昨晚一样,我先跑到了马路边上,我看到了管虎后,立刻喊他的名字。管虎停住了。我和老王,杨守志跑了过去,发现管虎距离小区后院的大门有三十多米的样子。
  管虎从前练过短跑,并拿过市运动会100米比赛的第一名。看上去,凶手不可能跑出院子,后院的门是小门,即时凶手跑得很快的话,他也必须减速过这个小门。我决定再试验一下,这次我让王队,杨守志和管虎一起跑。
  这一次结果证明了,凶手不可能跑出小区,就是说凶手夜里藏在了小区里,我们看到后门外的男子并不是凶手。昨天夜里,我们带着保安搜索过整个小区,并没有发现凶手的踪影,这么说来凶手很可能就住在这个小区里。
  再一次查看视频后,目标进一步缩小了,9号楼,11号楼17号楼,包括张燕那栋楼,凶手很可能藏匿在在这四栋楼里,这四栋楼200多住户,必须一一排查。

  晚上6点多钟,杨守志查到了一个线索,住在张燕那栋楼隔壁单元的一个医生,昨天夜里回家后,看到一个奇怪的男子。据医生说,他开车经过楼前,那个男子突然站住单元防盗门前看着他,他开车停好后,发现那男子神色慌张。医生说那男子站的位置就是张燕的单元防盗门前。
  显然这个线索很有意思,难道凶手又跑回到张燕家里藏身?或者在张燕家楼上的楼梯口藏身?
  日期:2011-05-17 17:30:47
  我们急忙返回到张燕家。仔细搜索后,并没有发现凶手有进到屋里来的痕迹。我和王队又翻看了这栋楼的资料,发现在张燕楼下住的一个男子,引起了我们的注意,这个男子叫孙伟业,在这小区租的房子,外地人,单身,去年搬进来的。
  我和王队决定去楼下盘查一下这个叫孙伟业的人。敲了半天门,也没有反映。我打电话给房东,让他迅速回家里一趟。房东很配合,开门进去后,屋里没有人,房间里一片狼藉。有一间房子里堆着保健品,化妆品,我查看了一下,这些都是传/ 销品,孙伟业有可能是做传销的。

  我翻看抽屉,发现一沓稿纸上印有自来水公司的标识,稿纸下面有两个信封,也有自来水公司的标识。在阳台,发现了一个不锈钢水杯,上面印有一行字:自来水公司第三届职工代表大会。看来张燕有可能是孙伟业的客户?
  我和王队提取了房间里的指纹,如果和案犯现场的指纹相符,那么孙伟业很可能就是凶手。
  杨守志和管虎留在孙伟业家里。我和王队回到所里后,迅速进行了指纹比对,发现孙伟业和张燕冰箱那瓶饮料上的指纹相符。可以确定孙伟业是重大杀人嫌疑犯。那天夜里是孙伟业进到了张燕的家里,孙伟业和张燕是什么关系呢?孙伟业有张燕家的钥匙,这说明他们的关系不一般。张燕死后的第二天夜里,孙伟业跑到张燕家喝完一瓶饮料,没有扔进垃圾桶里,而是又放回到冰箱里,这又很不符合常理。现在,孙伟业的电话一直关机,看来孙伟业很可能逃走了。现在就要找到孙伟业的同事和朋友,让他们来提供线索。此时,张燕的案子终于有了重大的突破。

  我回到家后,接到周曼妮的电话,约我明天中午一起吃饭。
  第二天,我到了所里,刑警队只有陈小莉一个人。她看到我后,笑着说:“郑警官,有没有吃饭呀。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那好,我中午请你吃饭怎么样?”陈小莉说。
  “为什么要请我吃饭?”
  “因为,因为,就所以请你吃饭了,”陈小莉说。
  教导员郭德明走进来:“算上我一个行吗?”

  “不可以,”陈小莉说。
  郭德明笑了笑,拿起桌子上的卷宗走了。
  “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?”我笑着说。
  “算了,我改主意了,不请了”陈小莉气呼呼地说。
  日期:2011-05-17 17:48:57

  “这样吧,中午你跟我见个人吧,她请我吃饭,我想带你去。”我说。
  “什么人?”陈小莉说。
  “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想请我吃饭。”我说。
  “很漂亮吗?”
  “是的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我说。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“要不要给王队说一声。”陈小莉说。
  “不用了,还有给你提醒一下,以后不要穿警服了。”我说。
  “在所里也不要穿吗?”
  “最好别穿,给我发的警服,我都送人了。”我说。
  “警服也能送人,局里要有活动必须穿警服怎么办?” 陈小莉说。

  “你真啰嗦,难道不能借一套穿吗,你抓紧换衣服,我下楼了,在车里等你,对了,穿得漂亮一点,别丢我的面子。”我说。
  “要不要回家一趟换衣服?”
  “不用回家了,有什么就穿什么吧。”我说。
  我上了车,杨守志打电话过来。
  “前天夜里吃烧烤的那帮人打出人命了。”杨守志说。

  “什么原因?”我问。
  “就因为争一个板凳,死了一个,重伤一个,眼睛被酒瓶戳瞎了,还有一个被砸断了胳膊,鼻梁也被砸断了。”杨守志说。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