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5节  

2011-07-17 18:03:32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
“你不是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女孩不耐烦的说。
  王队从屋里出来:我就是王建军队长。
  “我是从中国刑警学院分配来的新警察陈小莉,今天前来报到。”说完陈小莉一个敬礼。
  “怎么找到这来了,没去派出所?”王队问。
  “去了,他们说你在这里。”陈小莉说。

  “好,你去沙发那坐着,不许乱走动。”王队说。
  “是,”陈小莉又敬了个礼。
  我笑了笑,说:“也给我敬个礼吧!”
  陈小莉瞪了我一眼,昂着头走到沙发坐下来。
  “姑娘你多大了?”我问。

  陈小莉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似的,拿着小梳子整理着头发,过了一会,她从背包里拿出两瓶果汁,拿一只瓶给了王队,另一瓶自己抱着喝。
  我突然觉得有点口渴了:“你这包里还有吗?”
  陈小莉喝了一口饮料,然后看着天花板。
  我靠,这妞好有个姓啊,老子去冰箱里拿,我起身走到厨房,刚打开冰箱门。就听到王队在屋里叫喊:“郑全拼,你干什么?”
  “不干什么?找喝得呀,”我说。

  “你小子脑子进水了,那冰箱里东西你也敢喝。”王队叫到。
  我无奈的关上冰箱门。我走回客厅,看到陈小莉抱着果汁瓶在笑。
  “王队长,要不要我帮忙。”陈小莉说。
  “好吧,你过来。”王队说。
  日期:2011-05-17 09:56:36

  我喜欢思考问题,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,我的思考甚至会带有邪念,比如,我现在就在想,如果和这个叫陈小莉的女孩做那事,她是喜欢在上面,还是喜欢在下面。她喜欢在办公室做那个吗?或者在车上。她明天会不会穿裙 子?她穿裙子的时候会穿丝袜吗?
  这个叫张燕的死者,有没有被凶手性侵呢?是自愿吗,他们会在沙发上坐爱吗,戴不戴避孕套呢?张燕是跪着的吗?凶手在后面撕着避孕套,避孕套很不好撕,凶手的手指很滑,粘了太多的粘液,他会用牙咬吧,他嘴里仍旧骂骂咧咧的,他想把避孕套吃下去,是的,他把避孕套吞下去了,他自己都笑了,这次他有经验了,他拿出一个让张燕去撕,张燕很快就撕了下来,包装纸被扔在了地上。

  想到这,我弯腰俯身看着沙发下面,我看到沙发下面有一小截避孕套的包装纸片。
  凶手像我这样懒散地躺在沙发上,一只腿翘在茶几上,眯缝着眼睛,张燕动用了嘴巴,张燕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张燕有点酒足饭跑的意思了。
  陈小莉走了进来,看到我的姿势后,她皱了一下眉头。继续喝着饮料。
  我上下打量着她,她的嘴角有一丝笑容,看来她的心情还不错。
  “怎么称呼你?”陈小莉突然问我。
  我笑了笑,打了一个哈欠说:“喊我拼哥就行了。”

  “你也是警察吗?”陈小莉问。
  “废话,不是警察,我躺这干什么?”
  “行,当我什么也没说,”陈小莉站起来去了卧室。
  我继续琢磨着案子,凶手又跑来一趟干什么的?寻求刺激,或者,什么东西忘在这了?凶手为什么要动书房里的钟呢?难道他想挑衅警察。他不把我郑全拼放在眼里?那怎么行呢!
  这个案子看上去离结案不远了。凶手很可能和死者有两性关系,死者生前是自来水公司的领导,凶手是否是她的下属呢,或者有业务往来关系。

  老王从房间里出来:去吃饭吧。
  我们三个在小区外的一个饭店的包间坐下来。 老王郑重地介绍我:“郑全拼同志,知名警察,曾拿过全局大比武射击比赛的第一名。”
  “别提这个射击了,是别人误打我靶子上了。”我说。
  “小莉同志,你先给郑全拼当助手吧?”老王说。
  “不,我不要给他当助手,”陈小莉撅着嘴不高兴。
  “你别看他平时懒散,他破案有一套的,你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的。”王队说。

  “我怎么感觉他有点阴阳怪气的呢?”陈小莉说。
  “阴阳怪气?嗯,是有点吧?他带着你,我比较放心。”王队说。
  “你放心,我还不放心呢?”陈小莉说。
  “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我笑着说。
  “说实话吧,王队,我感觉和他在一起,没有安全感,”陈小莉说。
  “这就对了,”王队笑了,这说明你对他有警惕之心,这样就好,他有什么不好的言行,立刻向我汇报就行了。

  “王队啊,不对劲啊,你这是用她来监视我的,这可不行啊,”我说。
  “不行?你这是违抗上级命令,是要罚款的。”王队说。
  “那就罚款吧,我认了,反正这妞是不能跟我的。”我说。
  “什么妞的?怎么说话的,你还有个警察样吗,还给你当助手?我看你给我当助手都不够料,”陈小莉说。
  “看吧,你把美女惹火了,你道歉吧?王队说。

  “算了,王队,我就当他的助手,如果他有不轨的行为,我立刻揭发他,让他把警服脱了,”陈小莉气呼呼地说。
  “你这小丫头,这么大的口气啊,”我说。
  “没什么好说的,对于不称职的警察,别说你了,就是所长违规,也要查办的。”
  “好啊,王队,这下好了,你给我安插了一个女警监,”我说。
  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抓紧吃饭,下午,张燕的老公刘正喜要过来。 ”王队说。

  日期:2011-05-17 10:27:03
  吃完饭,我们上了楼,老王和陈小莉在屋里巡视着,而我躺在沙发睡觉。睡了大约有四十分钟左右,刘正喜来了。刘正喜看到我愣了一下,我点了点头,算是打个招呼。
  刘正喜看了一下房间,眼泪就下来了,他用手绢擦着眼泪。 王队从包里拿出记录本给陈小莉。就在客厅里审问刘正喜。刘正喜说他和前妻分手有八年了,听说前两年,张燕找了一个男人,是自来水厂的一个副厂长,叫钱文革,他名字很好记。两个人开始的时候还挺好,张燕说要和他结婚,张燕还借给钱文革十几万块钱,现在钱有没有还,这个就不知道了。后来,听说他们散了,但一个朋友说,他们还有来往。

  询问完刘正喜后,我们立刻驱车去了水厂。水厂在郊区水库旁,到了水厂,钱文革看到我们来,一点也不惊讶,似乎有心理准备。我们把他带回去,快到派出所时,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,雨很大,几乎看不清楚前面的路,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才到了派出所。我们直接把钱文革带到审讯室。
  “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来吗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