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27节  

2011-07-22 20:16:53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
日期:2011-05-27 22:04:21

  这个人竟然是苍蝇,这个在扫黄时因嫖娼被抓,自称是在厕所里虚度时光的苍蝇。他说他要卖给我们情报的,那天他来派出所找我,而我有事出去了。哪道他今天是来找我的?
  苍蝇的头部有一滩血,背上和胳膊上也是血。他的手指断了两截,看上去,他被砍倒在地上后,凶手还在继续砍,显然是想夺去他的性命。 他手指旁边的血迹很像一个字,是一个“书”字,这个“书”字是什么意思呢?他又是写给谁看的呢?他写的这个“书”字,难道和627连环凶杀案有关?
  回到所里。陈小莉在办公室桌前发呆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看见我来后,她站起来,说:“全拼,要不要我帮你倒杯茶。”
  我点了点头。
  “秦所长叫你。”杨守志进来对我说。
  我去了秦所长办公室。秦所长在卫生间洗脸。
  “有事吗?”我问。
  秦所长擦了一下脸后,把毛巾重重的甩进脸盆里,看了我一眼:“627案子查得怎么样?”
  “还没有头绪。”我说。
  “全拼啊,天时集团拆迁的这个案子,就交给你了,别人我不太放心。”秦所长说。
  “这个案子上面是什么意思?”我说。
  “全拼,还是你脑子反应快,你算看出端倪来了,这个案子可不简单,牵扯到的人太多了,看看怎么能压下去。”秦所长点了一颗烟。
  “是不是要在里面活稀泥呢。”我说。
  “是的,水要混浊一点好,水混浊了,才能摸住鱼, 才能抓住大鱼,你今天就要去医院找鲁世明聊一聊,摸一摸他那边的情况,局里打电话说,这个事情已经闹上网了,显然,幕后,有人在策划这个事,想把这个事情搞大了。”秦所长说。

  “抓的那个王保华要不要放了?”我问。
  “先放了吧。至于之前做的笔录,你动动脑筋,我不多说了。”秦所长手指敲着桌面说。
  “这个你放心。董知非是不是脑子一时短路了?”我说。
  秦所长低头思索了一下说:“全拼,我带你一起去吧。”

  “去哪?”我问。
  “不该问的,就不要问,你跟我走就行了。”秦所长说。
  秦所长车开得很快,路过和平大桥的时候,我看了看车窗外。那天,陈小莉被劫持,我就是从这桥上跳下去的。
  车开进了一个小区,小区的房子看上去有20多年的样子了。“董知非就住在这?”我问。

  秦所长点了点头。
  “他很低调啊.”我说。
  “他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,原来他当副县长的时候,就很低调.”秦所长说。
  “好好的,怎么不当官了呢?”我说。
  “你不觉得他现在比当官好,当官的都要听他的。”秦所长笑了笑说。
  进屋后,董知非看到我愣了一下。

  “这是我很得力的手下。”秦所长说。秦所长这样介绍我,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  “我给你们泡点茶。”董知非说。
  他家里几乎没什么装修,家具看上去很旧了,客厅也不大,对面墙上挂着一副中国画,尺寸不大,泼墨山水,茅屋树林,上面署名:黄宾虹。这难道是国画大师黄宾虹的真迹,如果是的话,那这幅画价格能买下这整栋楼的。
  我突然有一种想把这幅画拿下来的冲动,想看看这幅画后面是什么?墙壁是否也被人刻过。
日期:2011-05-28 17:33:52

  “这画怎么样?”董知非端着茶走过来问。
  “我不懂画,只认的这画的名字。”我笑着说。
  “黄老先生的东西就是好。”董知非说。
  “我听说黄宾虹的画以后会升值很大。”我说。
  董知非点了点头。
  “老董,看来你那个集贤大街的拆迁不是很顺利啊!”秦所长说。
  “是啊,底下的人,坏我的大事。”董知非说。
  “看来,牛头山那个事,你是不知情了?”秦所长问。
  “嗯,听说过这个事。”董知非说。
  “我也觉得此事也不是你的风格。”秦所长说。
  “集贤大街那块地,现在看来真得很麻烦。当初拿地的时候,我是很犹豫的,那地方是有历史的,是有文化底蕴的。但想拿下这块地的开发公司并不是我们一家,有八家公司争。与其别人拿去糟蹋了,还不如我们去开发呢。那块地拿下来后,我都后悔了,土地的价格太高了,唉,一时冲动,”董知非喝了一口茶说,“当初规划的时候,想保护一些老房子,但算来算去,造价成本太高了,只好推倒了重建。”

  这时,卧室里似乎有动静,卧室的门开了,一个三十多岁风姿卓越的女人走出来。这个女人直接去了洗手间。
  “老秦,到我书房里来谈点事。”董知非说。
  “全拼,你先在客厅喝茶。”秦所长说。
  他们去了书房,我在客厅琢磨着,董知非的身家有几十个亿,他怎么住这么简陋的房子呢,董知非的太太几年前过世了。他卧室里这个女人是谁呢?我站起来,走过去看那幅黄宾虹的画。女人从洗手间出来后,看了我一眼,冲我微笑了一下,我顿时感觉浑身有触电的感觉。我看了她的背影,心想,这么性感的女人,不知道和她上了床是什么感觉。
  我看着这幅画,摸了摸画框,觉得摘下这幅画,然后去看墙上有没有字迹的想法有点荒唐的。我怎么总是想着627那个连环凶手案呢?这幅画的后面墙壁上显然是不会有字的,也不可能有字。凶手怎么会跑到董知非的家里,在他的墙壁上刻字呢?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把画拿下来的冲动。
  我看了看书房,书房的门关得很严实。我小心的把画慢慢托起来,当我正要放下来的时候,我听到书房的门响了。
  我回头看到董知非站在门口注视着我。
  “这个画挂歪了。”我说。
  “是吗?”董知非说。
  “歪了一点。”说着我挂了上去,装模做样的把画摆正。
  “老董啊,你干点事也不容易啊。”秦所长说。
  “是啊,拆迁的这个事,老秦,你还要费点心事,这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?”董知非问。
  “他叫郑全拼,我培养出来的,他是干刑警的。” 秦所长说。
  “怪不得他的观察能力很强啊。”董知非说。
  离开了董知非家。在车上,秦所长问:“陈小莉最近工作怎么样?”

  “还行啊,工作很认真的。”我说。
  “她和你一起查案子是吧。”秦所长说。
  “是的。我想去医院找鲁世明也带上她,她毕竟是个女人。”我说。
  “可以,但平时你要多留意她一下,我怕这个女孩会出纰漏。”秦所长说。
  “还行吧,她的心很细的。”我说。
  “你知道这个陈小莉是谁的女儿吗?”秦所长问。
  “谁的女儿?”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