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25节  

2011-07-22 20:15:50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
日期:2011-05-26 10:07:03

  “别,别,我招了,好不好。”王保华喊道。
  “就是嘛,早说啊。”我说道。
  “是这样的,他鲁世明敲诈了我一个朋友8万块钱,然后,我们找到这个姓鲁的要钱,他不承认,我们就打了起来。”王保华说。
  “是这样啊,你讲讲狼外婆的故事吧,这个我喜欢听。”我说。
  王保华一幅呆若木鸡的样子。
  “狼外婆的故事,我从小就喜欢听,你要是讲得好,我就放你走,真的,我说一不二,你听过吧?”我说。
  “听过,但我不会讲。”王保华说。
  “既然听过,就会讲,你不讲的话,你那脚,那个,应该你懂得。”我说。
  “讲完就放我走?”王保华说。
  “君子一言,四条马难追!”我说。
  “好,那我讲了,就是有一天小兔子在家里等她妈妈回家。有一只大灰狼就扮成小兔子的外婆去敲门。然后就,就,就完了。”王保华说。

  “完了,这么快,狼外婆敲门的时候,嘴里还喊着口号吧,说说它怎么喊的?”我说。
  “狼外婆说,小兔子乖乖,把门打开!”王保华说。
  “那个傻不楞冬的小兔子就把门打开了?” 我问。
  “嗯,好象,是打开了吧?”王保华说。
  “别好象,是打开?还是没打开?”我问。
  “没打开吧?”王保华说。
  “别问我,到底是打开还是没打开。”我说。
  “打开了!”王保华说。
  “你确定。”我说。
  “我确定。”王保华说。

  我走过去,照着王保华的脚猛得使劲一踩。王保华叫得是地动山摇。
  等王保华不叫了,我说:“就你这样的,连小兔子都保护不了,还保卫中华。”
  “我招,我招。”王保华眼里含着泪说。
  “那你快说吧。”李一鸣不耐烦的说。
  “说完就能放了我吗?我想去医院看看脚。”王保华哭丧着脸说。
  “君子一言,四条马难追,你就说说拆迁这个事,然后是谁指使的就行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我说可以,但我有个小小要求,别说是我招供的就行,否则他们会派人打死我的。”王保华说。
  “行,这个我们给你保密。”我说。
  “一定要保密啊,王保华用另一手擦着眼泪,说:“我是被人雇佣的,雇佣我的人叫田钟山,他是天时集团的,是企管科的科长,这行了吗?”
  “牛头山那个坑是你们挖得吗?”我问。
  “是我们挖的,本来想用活埋吓唬一下鲁世明,不料鲁世明反

  抗,后来被人发现报警,你们就把我抓住了。”王保华说。
  审讯室的门开了,秦所长和市刑警大队的姜伟进走了进来。
  “怎么样?”秦所长问。
  “没怎么样?正在审着呢。”我说。
  “有什么情况吗?”说着姜伟眼瞥着记录本。
  我下意识用手挡了一下记录本。

  “老实交待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知道吗?”姜伟对王保华说。
  姜伟说完出了门,秦所长看了我一眼也走了。
  “接着说吧。”我说。
  “说什么?”王保华问。

  “接下面说说那个田钟山的事,他给了你们多少钱。”我说。
  “田钟山?谁是田钟山,这个人我不认识啊。”王保华说。
  “你是不是想找死啊!”李一鸣吼道。
  “你们不能打人啊,救命啊,救命啊。”王保华大声喊道。
  李一鸣上去一脚又踹过去。
  秦所长和姜伟走进来。
  “先关起来,等会再审吧。”秦所长说。

  “才刚刚审呢,这小子嘴硬,什么都不愿意说。”我说道。
  “全拼,不要逼供,这样不行,如果有人告,就很麻烦。”姜伟说道。
  “不会,哪能逼供呢?这是犯罪,这个我们懂。”我说。
  “所里都是文明办案的,没有逼供的。”秦所长说。
日期:2011-05-26 20:29:28

  “那就好。这个人很可能涉及到一起重大刑事案件,我想带回局里去审。”姜伟说。

  “那好,这个案子你们接了吧。”秦所长说。
  “这个是小案子,段队长肯定是不接的,这样吧,等会我在这审吧。全拼你把审讯记录我看一下。”姜伟说。
  我把记录本子扔过去给他。他翻了一下说:“不错,很好。”
  看完姜伟把记录本递给了我。
  我和李一鸣回到了办公室。
  “这个案子复杂了。”李一鸣说。
  “是的,这有可能牵扯到天时集团的老板董知非。”我说。
  “是啊,这个董知非也太张扬了吧,对了,全拼,你买天时集团的房子了吗?”李一鸣问。
  “我没买,秦所长,郭教导员都买了,我听说局里的领导也买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我也想买的,但掏不出这么多钱,天成花园那地方不错的,全拼你怎么不买?”李一鸣说。
  “我手里没那么多钱。但我帮一个朋友买了两套房。”我说。
  “天成花园的房子现在一转手就赚了几十万了啊。”李一鸣说。
  “是的,买房就是为了赚钱,还是这个钱好赚啊。”我说。
  “我听说局里好多人都在炒房。”李一鸣说。
  “是啊,谁不炒房啊,我们原来有一个老邻居,他们家开厂的,去年把厂子也卖了去炒房,赚了800多万。见了我,就跺着脚后悔,说自己的眼睛长腚上去了”我说。
  “什么意思?”李一鸣问。
  “他后悔厂卖的晚了,如果早卖了,拿钱炒楼的话,现在就是亿万富翁了。”我说。
  “这个年头,有钱的是越来越有钱了,马拉隔壁的,喝了茶,我们就去天时集团抓田钟山。”

  姜伟进来了。
  “喝茶呢?”姜伟笑着说。
  “审完了?”李一鸣问。
  “审完了,这小子还比较配合。”姜伟说。
  “等会我们就去天时集团传讯一下田钟山。”李一鸣说。
  “好,这些人真是太猖狂了。你们忙吧,我先走了。”姜伟说。
  姜伟走后。秦所长端着茶杯进来。

  秦所长皱着眉头,说:“这个案子看来牵扯到了天时集团,董知非是一个很精明的人,他怎么能做出这么愚蠢的事呢?”
  “难道是别人嫁祸于他的?”李一鸣问。
  “集贤大街是他们天时集团动迁的吧,我看这事十有八九是他们干的。”我说。
  秦所长喝了口茶说:“但我还是感觉这里面有问题,董知非不太像会干出这么愚蠢事的人,他这个人我多少还是了解的,他比较重谋略,甚至可以说是老奸巨滑,你们想想啊,拆迁问题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,开发商肯定不喜欢张扬。你们看看现在这出的事。开发商把拆迁户绑架,然后拉走活埋,你们说,这要是媒体给曝光了,简直就是爆炸性的新闻。天时集团这不是引火上身吗?”
  “是的,你分析的有道理,我们这就打算去找田钟山。”李一鸣说。
  “好的,你们抓紧去。”秦所长说。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