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3节  

2011-07-17 18:00:09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我问。
  “看你这记性,我叫肖娅。”女人说。
  “好名字啊。”我说。

  “怎么个好法?”肖娅问。
  “就是个好,说不上来的好。”我说。
  “你什么时候再来呢?”肖娅问。
  “来,肯定是要来的,或许明天晚上就会来,也不一定,反正这个事情有些离奇。”我说。
  “是的。”肖娅说。

  我回到所里,秦所长问我去哪了,我说去接一个案子了,秦所长问什么案子? 我说等我洗完澡再说吧。秦所长瞪了我一眼。
  日期:2011-05-17 00:20:25
  洗完了澡,刚出浴室的门,王队拽住我的胳膊,啥事啊,我问。 王队不言语,把我拽进了办公室。
  “下午,和平小区发生命案了。”王队说。
  “什么情况?” 我问。“一个女的跳楼了,现在初步排除了自杀的可能”王队说。

  最近这是怎么了,一个命案接一个命案? 离和平小区不远的道正小区死的那个女人的案子还没头绪呢
  王队接着说:“跳楼的这个女的是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刘正喜的前妻,叫张燕。刘正喜在外面出差。他们有一个女儿,现在在美国留学。他老婆跳楼的时间是3点15分左右。对面楼一个姓杨的水利局老干部在洗澡的时候,朝对面瞄了两眼,他声称看到刘正喜家里有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独自站在窗户旁边,但不是刘正喜。他洗完澡后,特意看了一下墙上的钟,因为他下午4点钟要去参加一个座谈会。刘正喜家里没有打斗的痕迹,家里的物品被翻得很乱,有没有丢失财物,这要刘正喜回来后查看。市局刑警大队直接接管了这个案子,我们来协助他们调查。明天刘正喜会来,我们要去一下现场。

  刘正喜这个人我是认识的,我曾找过他办过事,给我们郭教导员的老婆调动工作, 一同去的还有市局法制科的老周,他对我们很客气,立刻就找人安排我们要办的事情。后来,教导员安排了一桌饭请他,还有分局的副局长作陪。教导员问我要给他多少红包,我说,这个不急,我问问他的意思再说,后来这个事,我就给忘了。
  我开车回家。在路口,我突然看到周曼妮的老公和一个女孩在打租车。我跟着他们的车,出租车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门口,看到这家酒店,我心想怎么这么巧呢,这个酒店是我的同学谢胖子开的。
  他们在酒店大厅开房后,我打电话给谢胖子,刚拨完号,就被人抱住了,我一看是谢胖子,他一脸的坏笑,他拉我上了电梯,周曼妮的老公和女孩也上了电梯。我看了这个小情人,长得很清纯,像是艺术学院的学生,我心里有些痒痒的。
  我知道谢胖子的一个客房里有偷窥设备。
  日期:2011-05-17 08:29:50
  我跟谢胖子进了他的办公室,房间里有个女孩子坐在电脑旁,眉清目秀,穿着黑色职业套裙,黑色丝袜。谢胖子问我喝什么?我说不喝。“要不要给你开个房玩玩?”谢胖子笑着说。 我摆了摆手。
  “ 我想看看那个。”我说。

  我刚说完,谢胖子大笑。
  那间隐秘的小屋在上面一层,谢胖子带我进去,进了屋,我迫不及待拿下墙上的一个小风景画,里面是一个按钮,旁边一个大镜子慢慢翻转过来,我走进去,里面就像电视台演播室,谢胖子打开开关,一个一个屏幕显示出画面来。
  画面里有人在床上剪脚趾甲,有人躺在地板上打电话,有人坐在马桶上吸烟,有人在做俯卧撑,有人钻进了大衣柜里,有人在吸白粉,有人在朝窗外看,周曼妮老公和女孩在接吻。
  谢胖子敲了电脑上的一个键,房间里传来了音乐,是一首歌:
 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/

  对自由的向往/
  天马行空的生涯/
  你的心了无牵挂/
  穿过幽暗的岁月/
  也曾感到彷徨/
  当你低头的瞬间/

  才发觉脚下的路/
 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/
  如此的清澈高远/
  盛开着永不凋零/
  蓝莲花/

  “蓝莲花!” 我说,我记着马凯唱在澡堂里唱这首歌。
  “那次同学聚会,你没去,马凯又唱了这首歌,我听了都要掉眼泪了,”谢胖子说。
  “时间可真快,”我说。
  “这个小姑娘应该不会有20岁,她父母看了,不知道怎么想。”谢胖子看着周曼妮老公那个画面说。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这个男的长得很猥琐,估计兜里有点钱吧,我靠,还不带套啊。”谢胖子说。
  “马凯最近在忙什么?”我问。
  “离婚了,孩子给了女方,工作也辞了,瞎折腾。”谢胖子说。
  “他在工商局不是干得很好吗?”我问。
  “不好,辞职了。听说马凯的父亲要去省里当政协副主席。”谢胖子说。

  “这个我也听说了,马凯和他父亲的关系还那么紧张吗?”我问。
  “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,他看不惯他爹,打小时候,马凯就和他爹弄不到一起去,后来,马凯还要做亲子鉴定,这个你也知道。”谢胖子说。
  “他爹也不容易,好不容易现在混了个市政府的秘书长,而他这个儿子经常让他下不了台。马凯不上班干什么?”我问。
  “还能干什么, 喝酒,泡妞,搞艺术。”
  “那日子过得不错啊。”我说。
  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吧,你看这小女孩做这个还真有一套,有前途,”谢胖子说。
  “这都跟日本女优学的,我觉得有点恶心,”我说。
  “ 这个女孩有点意思啊,这个男的是干什么的? 你能不能查一查这两个的来头?”谢胖子说。

  “有啥好处?”
  “你开个价吧。”谢胖子笑着说。
  日期:2011-05-17 09:08:32
  “李部长,还在这包房吗?”我问。
  “还住这呢?她看上谁了,就上谁。”谢胖子说。

  “她没看上你?”
  “别,最好别看上,我吃不消,”谢胖子说。
  “前两天开会,我还看到她呢。她在台上,一脸的严肃,”我说。
  “我还和她一起吃饭呢,不过,看到她那张嘴,我真吃不下去东西,没人查她吗?”谢胖子说。
  “她那嘴用处太多,是有点恶心。”我说。

  “听说你纪委有一个很好的哥们,要不要查她一下,”谢胖子说。
  “她是组织部长,常委,不能乱查的,不过,要先看看她的背景,你这里的录像能用得上,”我说。
  “我这录像可是参考啊,不能直接拿来做证据的,否则把我也曝光了。”谢胖子说。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