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第2节  

2011-07-17 17:58:27|  分类: 读书频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》

 我:晚上睡觉失眠吗?
  男的:不失眠,头一靠枕头,一分钟都要不了,就睡着了。
  我:美女也不失眠吗?
  女的:从前失眠过,搬到那个出租屋后,一觉睡到天亮。
  我:这么好啊。
  男的:是的。
  我:好,那我这就跟你们走。

  王队拉住我的袖子,指了指黑板。黑板上写着下午两点过组织生活。我说去了就来。
  天气有点热,柏油马路软软地,女人坐在我旁边,她身上的香水很好闻,我感觉她在偷偷地看我。前面堵车,我把车停在了马路边上。这条街叫丸子大街,也不知道是谁起的这个名字,接着就是丸子小学,丸子超市,丸子理发店,丸子小区,丸子新华书店,丸子居民委员会,丸子一巷,丸子二巷,到了丸子六巷,巷子就深了,楼和楼挨着,有狗奔跑而过。

  巷道里,有一个男孩小心翼翼推着铁环,铁环还是扎进了一堆煤球里。凉衣绳上挂着女人的蕾丝内裤和长筒丝袜,肆无忌惮地飘着,我感觉到一丝凉风。
  日期:2011-05-16 23:52:27
  女人在前,男人在后,我在中间。他们似乎怕我跑了。进了院子,也不能说是院子,院子只剩下大门了,里面是密集的楼房,还是一栋挨着一栋,栏杆上晒着被子,辣椒,还有椅子,椅子四条腿用铁丝绑着,随时准备摔下去的样子。楼梯口跑过一只老鼠,片刻,又跑过去一只老鼠,个头稍微大了一点。
  门是铁门,应该说是铁皮包的门,旁边是两副喜字,很旧的喜字。进了门是客厅,长条沙发,上面放着衣服,皮包和一双新的高跟鞋。 女的把沙发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问。

  “不是告诉你了吗?”女的说。
  卧室有些阴暗,大衣柜是旧的,化妆台却是崭新的,上面瓶瓶罐罐地。中间一张大床,白色的蚊帐拢在上面,做工考究的竹席,绿色的枕头上面绣着两只鸟,毛巾被叠得很整齐。
  “你这床不错,”我说。
  女的点了点头。
  “就睡这张床吗?” 我问。
  男的点了点头。
  女的坐在床上,两条白皙的长腿在我眼前晃悠着,她腿很好看,修长,不知道她穿高跟鞋是个什么样子。
  “你要不要再这床上睡一会看看,”女人问。
  “这合适吗?” 我心里忽然喜悦了起来。
  “可以。”男的说。
  “你们什么关系?”我问。

  “我们是同事关系,”女的说。
  女的在派出所说是同学关系,似乎这关系又进了一步,我也懒得再问下去了。
  “一躺下去,就能睡着吗?”我问。
  “应该是吧,”女的说。
  “好吧,我试一下,”我说。

  “好的,我们把门给你关上了。”女的连忙说。
  门后面有插销,我把门拴上。我脱了鞋,迫不及待的上了床,我把毛巾被拉过来盖在肚子上。我头挨上枕头后,感觉头脑发沉,我觉得自己要睡了。果然睡着了。
  日期:2011-05-16 23:57:25
  我醒来的时候,发觉天已经黑了。这觉睡的,让我浑身上下都很舒坦,心里感觉美滋滋的,我有些感谢这对报警的男女,真的,没有他们,就没有今天的无比快意的睡眠。我做梦了没有?好像做了梦,梦里有床,梳妆台,墙壁,床下有两双女人的高跟鞋,一双红色的,一双黑色的,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里塞着一个短丝袜,我记得我还用鼻子闻了闻。我俯身朝床下面看看,果然有两双高跟鞋,黑色高跟鞋里果然塞着丝袜。

  他们说梦里有个穿白衣的女子,在屋檐下用油漆刷墙,还说白衣女人脖子上有血,然后,还蘸着脖子流淌下来的血刷墙,我怎么没有梦到呢?我把毛巾被拉过来想折叠一下,忽然闻到毛巾被上的香水味,这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,这个毛巾被是女人盖过的,女人绵软的身体,眼神也是温热的。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,我的血液开始燃烧,接着我绷不住了,有一股液体被发射了出去。

  上帝啊,你这是怎么造人的,我心里嘀咕着。我用卫生纸小心翼翼地擦着大腿,还有毛巾被,还有床单,还有更远的地方,门后的雨伞上。
  我把用过的卫生纸叠好,放进口袋里,这样的罪证,一定要及时清理了。
  我开了门,女人端着盘子和碗从厨房里走过来。“饿了吧?”
  “不饿,”我感觉自己的脸是羞涩的,同时,我闻到羊肉的香味。
  “在这吃饭吧。”女人说。

  “好吧,那就不客气了。”我说。
  “他呢?” 我问。
  “他回家了。”女的说。
  我去了洗手间,把兜里的卫生纸扔进马桶里,用水冲了。我看了看手机,王队发来的短信,让我回去过组织生活。还有两个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。
  “你的手机下午响了,我没打扰。”女的端来了火锅。

  “谢谢了。”我说。
  “是不是梦见了那个女的。”女人问。
  “嗯,是的。”我说起了谎。
  女人兴奋了起来:“说说,她有没有和你说话呢?”
  “她没有和我说话,可能第一次见面不好意思吧。”我皱着眉头说。

  “她还在刷墙吗?”女人问。
  “是的,不停的刷。”我说。
  “呵呵。”女人笑了。
  “笑什么呢?”我问。
  “笑你啊,你在派出所说我们是编辑啊?”女人说完捂着嘴笑。

  编辑?我记得自己说得是编剧,我也笑了。
  女人给我夹着菜,“多吃点吗,羊肉很补身体的。”女人说。
  她这么一说,我惦记起那床单来了,那上面还残留着我的小生命。
  日期:2011-05-17 00:15:50
  “说说,你有什么发现吗?”女人问。
  “发现?有,那女的一边刷墙还一边冲我微笑。”我说。

  “是吗?女人放下筷子问。
  “是的,她不停地刷墙,就那么刷啊刷,我说,我帮你刷墙吧,她并不吭声,还是自己刷,或许她怕我刷不好,”我说。
  “然后呢?” 女人问。
  “她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,什么也没说就走了。”我觉得自己编得还是不错的。
  “哇塞,这什么意思啊?” 女人问。
  “这还得琢磨一下。”我说。

  “要不,你晚上再接着在这里睡吧。”女人说。
  “你睡哪?” 我问。
  “我睡沙发啊。”女人说。
  “不了,改天再来睡吧,你想想啊,这女人刚刷完墙,我这一睡,她还得刷,这多累啊。”我说。
  “也是。”女人说。

《裸体女人肖像 -一个警察的秘密日记  - 心问 -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